您的位置:亚洲城ca88 > 新闻中心 > 争相装困、扮贫、哭穷?“赖贫”背后是什么

争相装困、扮贫、哭穷?“赖贫”背后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4 01:23编辑:新闻中心浏览(176)

    “今年肯定能摘了贫困帽!”

    争相装困、扮贫、哭穷?“赖贫”背后是什么

    来源: 中国农业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11-14 08:59:05

    “2017年1月电网改造,2月安装新大门,3月土墙变成了砖墙,4月开始修建村广场,7月通了自来水……”家住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甘都镇东七村的村民张紧森,对这两年村里的变化如数家珍。东七村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多个乡镇群众迁入而形成的村庄,全村有3个社237户1051人,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共识别出建档立卡贫困户60户215人。

    近两年来,东七村通过实施高原美丽乡村建设、文化设施基本配套等项目和海东工业园区帮扶共建,村级综合办公服务中心已建成使用,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基本完善,村容村貌得到全面改善。今年年初,东七村迎来了来自海东工业园区的第二任第一书记陶学勇。一到东七村,陶学勇在完善第一任第一书记工作的同时,将目光放在了村集体经济“破零工程”和产业发展上。

    “要实现稳定脱贫、长久脱贫,必须大力发展产业扶贫,做到贫困户有产业扶贫收入,村有集体经济收入。”陶学勇说。2018年初,通过广泛征求意见,种植乐都大樱桃成为东七村乡村振兴“破零工程”和落实“一村一品”精准扶贫产业发展扶持项目。截至目前,一期30亩土地已于4月中旬栽种完毕,共计栽种乐都大樱桃914株、冬枣209株、干杏109株。在扶贫产业上,结合东七村实际情况,制定了发展以养殖业、拉面产业为主的扶贫产业,一部分贫困户通过与走出去的拉面户互帮互助入股拉面馆,每年能获得7%的分红,也有的人通过“530”贷款、村级互助资金贷款经营拉面馆脱贫。

    年过60的张紧森选择了养殖业。初见张紧森,这位朴实的老汉,正在修缮家里的羊圈,饲料区、养殖区、堆粪区,各个区域划分明确。“自己有了新房子住,我的羊也要住得暖。”张紧森告诉记者,“以前家里是真的难,我们老两口带着一个小娃娃,还有一个身体不好的女儿,挣钱全靠家里的4亩地,而精准扶贫改变了这一切。”今年3月,通过与第一书记商量,他决定用产业扶贫资金发展养殖业,5月份便领到了16只扶贫羊,当月就生了5只小羊羔。在他的精心照料下,扶贫羊已经增加到30只了。张紧森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已经有14只育肥羊,就目前的价格已经能卖1万多了,但我想再养几个月,等过年的时候一只羊能有1500元,那我就能挣2万啦!”除此之外,张紧森女儿的病经过治疗也有所好转,已经去亲戚的拉面馆打工了,一年有1.5万的工资收入。“现在没啥愁的了,干啥都有劲头,今年肯定能摘了贫困帽。”张紧森说。

    随着精准扶贫的深入实施,许多贫困群众、贫困村已达到脱贫标准,但在一些地方出现了脱贫不退贫、脱贫不摘帽现象,究其原因,是部分贫困群众和贫困村害怕脱贫,不敢脱贫。

    “我除了种地养牛,别的啥也不会,怕列入脱贫名单后政府扶持减少”

    “有儿有女,不如政府的金牛卡”,这是半月谈记者近日在内蒙古大青山南麓兴和县采访时听到当地群众挂在嘴边的话,这充分反映出贫困户对党和政府扶贫政策的赞美之情,同时也从侧面看出他们对扶贫政策的依赖思想。

    眼下,兴和县康卜诺村驻村第一书记黄玉印正忙着开展新一轮入户调查,主要了解贫困户去年脱贫情况和新年发展打算。他说:“大多数贫困户有较为强烈的主观脱贫意愿,但有一小部分贫困户缺乏主观能动性,既想脱贫,又担心脱贫后享受不到优惠政策,宁愿赖在贫困窝里不退贫。”

    黄玉印介绍,为便于了解贫困户的心理状态,他专门设计了贫困户心理调查表,通过劳动力、生产资料、社会关系、性格等方面分析发现,一些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存在观望心态、依赖心理,有“赖贫”倾向。他说:“一些农户隐瞒生产性、工资性收入,虚报支出额度,如果不仔细甄别的话,很容易被误导。”

    距康卜诺村千里之遥的大兴安岭南麓科尔沁右翼前旗俄体镇双花村,也存在脱贫户“赖贫”现象。村支书王文清告诉记者:“有些脱贫农户有‘越穷越能得实惠’的心理,他们故意隐瞒收入、夸大外债数额,争相装困、扮贫、哭穷,以求与贫困群众同享扶贫实惠。”

    记者现场查看村里扶贫档案发现,村民何欢全家5口人,2017年种植业收入3万元,养殖业收入1万元,扶贫入股分红3500元,农业补贴、生态补偿等转移性收入9742.9元,总收入53242.9元,生产性经营支出6500元,家庭纯收入为46742.9元,人均纯收入9348.58元。

    记者找到了何欢,他不好意思地说:“我除了种地养牛,别的啥也不会,怕列入脱贫名单后政府扶持减少,收入下降,所以总想哭穷。村干部入户调查时,我把家里的牛藏了起来,还谎称家里有3万元外债,就是希望多享受两年补贴政策。”

    据王文清讲,他们通过入户调查、集体研究、村民代表表决等程序,最终认定何欢全家收入水平高于“两不愁、三保障”标准,属于正常脱贫。

    类似情况表明,尽管一些地方在推进精准扶贫时,采取了动态管理、有进有退的办法,但一些享受政策扶持脱贫的贫困户,对扶贫政策有强烈依赖心理,形成了不愿退贫的“赖贫”现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些贫困户自我发展信心不足。

    “保姆式”扶贫会形成“打着呼噜也能拿钱”的思想

    记者调查了解到,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推进,内蒙古加大社会保障兜底力度。2017年全区农村牧区低保标准达到4851元,比扶贫标准高1800多元,保障人数达到116万人。全区57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17.9万人纳入低保政策兜底范围,基本实现应保尽保。

    本文由亚洲城ca88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争相装困、扮贫、哭穷?“赖贫”背后是什么

    关键词:

上一篇:新疆:农村公路建设铺就百姓幸福路

下一篇:没有了